skip to Main Content

今年3月,国际棉花运动联盟(Cotton Campaign)取消了对乌兹别克斯坦棉花的抵制,并在国际劳工组织之后,承认该行业已消除强迫劳动。

如今,很多外国组织呼吁纺织品品牌恢复在乌兹别克斯坦的采购。廉价的原材料、低廉的生产成本、劳动力和数十年的经验,都是助力乌纺织行业发展的有利因素,获得“普惠制+”也为向欧盟出口创造了条件。

近年,乌棉花种植业经历了相当大的现代化进程。现在,几乎所有棉纤维都在国内加工,尽管这一数字在2016年还是45%。

2021年,乌纺织品出口达30亿美元,同比翻番。分析人士预计,到2025年,海外出货量将增加到70亿美元。

乌供应商最近与德国、捷克、波兰和土耳其合作伙伴签署了出口合同。s.Oliver、Falke、Triumph和C&A等品牌也有合作意向。

CTExecutiveSearch猎头公司创始人克里斯蒂安·泰格托夫说,纺织业一直是并仍然是乌经济中最有吸引力的部门之一——包括对德国供应商而言。

他认为,由于人口众多,且在地理上接近中国,乌也有潜力在当地进行生产。但投资者将需要“大量投资”用于员工培训。

据了解,乌兹别克斯坦已经在采取措施解决人力问题。塔什干纺织学院正引入双重教育——边学习边在科技园和工厂实习。

据当地媒体此前报道,今年前5个月,乌纺织品出口增长近四分之一。

新闻多一点:

乌兹别克斯坦棉花种植历史悠久,素有“白金之国”美誉。2007年,BBC在《新闻之夜》节目发布了一篇报道,称乌兹别克斯坦“强迫童工摘棉花”。

随后大量西方媒体群起而上,炮轰乌兹别克斯坦棉花产业存在“虐待”与“迫害”。接下来就是美西方国家政府官员向乌兹别克斯坦发难,人权组织纷纷发起抗议。

行业组织也没闲着,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(BCI)对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长绒棉及其制品进行制裁。国际棉花运动联盟(Cotton Campaign)呼吁抵制乌棉及纺织品,一度有300多个美西方知名品牌公司参与。

2010年,美国政府以“强迫儿童劳动”为由将乌兹别克斯坦棉花及纺织品列入制裁清单。在2017年至2019年,美国禁止企业从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进口棉花,导致棉花在全球市场的价格上涨了1.5倍,美国是棉花出口大国,这对美国的棉花产商而言当然是利好消息。

2019年,美国政府解除了对乌兹别克斯坦棉花的制裁令。

Back To Top